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浮生媚》浮生恰似冰底水图片 GL 浮生媚同人

更新时间:2019-08-09 07:11:24

《浮生媚》浮生恰似冰底水图片 GL 浮生媚同人 已完结

《浮生媚》

来源:恋小说作者:田小米分类:重生主角:卓炀,昊殇

主角是卓炀,昊殇的小说《浮生媚》此文是田小米原创的重生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先前我还一直奇怪卓炀岂是轻易妥协的人物,怎会因为一纸黄绢就娶了凤婞红,原来这恃宠生娇的背后还有这样一段曲折。至于深居简出的清妃怎会...展开

《浮生媚》免费试读

先前我还一直奇怪卓炀岂是轻易妥协的人物,怎会因为一纸黄绢就娶了凤婞红,原来这恃宠生娇的背后还有这样一段曲折。

至于深居简出的清妃怎会嫁了卓炀,这其中的因由无处寻访,只是直觉告诉我,这淡定的女人会对我有利。然而,除了每天清晨的请安,我便再没见到过她。她居于府中更加偏僻的边院“曲水源”,几乎不近人烟。

清风缓缓,杨柳倚岸红花扶绿。

我懒懒散散地躺在柳木太妃椅上,专注地看着手中的竹简。这是我以打发时间为名让卿书给我找来的闲书,大概是关于“苍穹”的一些风土人情、史家文人的杂谈随笔、流传民间的通俗文章……而我真正要读的只是史家的记载,是我缺失的这二十年间发生的事。

当今王上卓岱于景润二十六年登基,改国号雍和,同年册立王后,权相修尚谆之女修慧。

雍和四年,宠妃瑭姻以叛国之名获罪,累及满门。

雍和六年,瑜妃获罪,被打入冷宫,罪因不详。

雍和十三年,暴雨连天,水涝凶猛,天灾严重,一时间民怨四起,暴动屡见。丞相修尚谆携众大臣亲赴灾区,指挥救灾,加之朝廷赈灾物资及时运抵,并减免赋税一年,终平息此事。

雍和十八年,正式册封皇长子卓炀为太子,赐太子府。封皇四子卓陉为朔王,皇六子卓炯为单王,皇七子卓昇为佑王,膝下两女卓潇潇、卓徽然分别为凝因、凝思公主。

雍和十八年,北方外族犯境,十八岁的少将修涯随父出征,战功卓越。

雍和十九年,册封修殄之孙女修薇为太子妃。同年纳太子太傅之女凤连城之女凤婞红为凤妃。

雍和二十年六月,大旱,西北蛮夷入侵,一时间竟然所向披靡,不足两月吞并西北近六座重镇。八月,传奇少年昊殇一战成名,全歼敌方先锋骑兵。十月,昊殇率一千精兵深入西北,痛击蛮夷。

雍和二十一年三月,偏安南方的晋安、叶同等小国因不满每年缴纳的岁贡,频频越境滋事,更有海盗袭击商船杀人夺货。三月末,太子卓炀率亲兵玄士军十万南下迎击诸国号称三十万的联兵。双方于榆城相遇,交战两天两夜,玄士军铁骑铠甲重创敌军,敌军主将阵亡损

失过半退缩榆城,等待援军,不敢贸然出战。卓炀并不急于强攻,围困榆城近半月。与此同时,判官昊殇率两千水师顺恒河水路而下,快袭海盗船队,全歼贼寇。四月,昊殇带领水师频袭诸国海域。如此一来,各国皆腹背受敌,顾此失彼,于是求和。岁贡增至黄金两千

,白银三千,丝绸布帛千匹……五月,太子回朝,娶大学士宁运兮之女宁清为妃。

雍和二十二年,即北方外族新君赫朗登基第二年,复又来犯,将军修涯带军出征,双方大小战役无数,却依然呈僵持之势,直至今日。

雍和二十三年,太子卓炀二十二岁手持玄铁,成为监国。

……

我放下书简,仰面合目,头微微有些阵痛,尚不及理清这些支离的片断,便听见卿书慌忙跑来的脚步声。

人未到声已至:“姑娘,不好了,不好了,太子……”

我惊起,险些跌下椅来,忙问:“你说,太子怎么了?”

见我如此,卿书反倒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先前还以为姑娘真是神仙般的人物没有喜怒的呢,这会儿才明白什么叫情深方许,关心则乱。”

我正色道:“太子到底怎么了?”

“哎呀,奴婢该死,忘了正事。上面传下话来,说是王上震怒太子私下凡间,还、还……”

“该死的丫头,你快说呀。”

“还带回凡女,因色误事,败坏朝纲。”

“那如何处置太子?”

“圣旨还没下,具体的情况还不知道。这不,太子妃请您到前厅去,大概就是为了此事。”

太子府正堂前厅。

我迈过朱漆的门槛,膝下一软跪倒在地。

周围有低低的抽气声。修薇大声道:“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事起来好好说。”

大理石的地面微微冰冷,坚硬的地面硌得我膝盖发疼。我面含委屈之色,眼眶带泪,满眼凄切:“泫汶万死,累及太子。”

一双暖暖的手带着不容置疑的力气把我扶起。我缓缓抬头,对上修薇清宁的眸子,她笑:“准是卿书这丫头胡乱生事了。放心,别看王上王后刚正无私的,其实都是很疼爱太子的,说是惩处,不过是罚罚闭门思过之类的,没有大碍的。”

“真的吗?”我握着她的手,泪眼婆娑地问道,将柔弱女子的无助模样演绎得极为逼真。

她拉着我的手一同坐下:“真的。方才太子差人传话来了,让我们不必担心,太子过会儿便能回府。我叫你来原是想我们一起在此等候,却害妹妹忧心了。”

尚不及回话,凤婞红便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依旧是一身红衣,颜色偏于娇嫩,容颜也是粉嫩嫩的红。

她的声音有些激动,带着掩不住的兴奋:“爷回来了吗?”

修薇责备道:“怎么这么没有分寸,爷还没有回来。”

清妃一袭水蓝色的长衣窄裙缓缓而来,青丝未束,素面朝天,面目清冷,不见半分欣喜。与众人寒暄几句后便是长久的沉默,一双原应钟灵清秀的美目了无生气。

卓炀怎会娶她,她对他应是无爱,那他对她呢?

时至正午,阳光明亮得炫目。卓炀就在这样丝绸般流淌泻地的金色光亮中出现。身着淡紫色的朝服,胸前金龙腾云盘旋,金冠束发,剑眉斜飞,嘴角凌厉微抿,面上没有一丝情绪,却依然英气摄人,王者睥睨天下的霸气与高贵已似天成。

一屋子人霎时仆仆跪倒行跪拜之礼。

“都起来。”

卓炀目光淡淡地扫过众人,道:“修薇随我来,其他人退了吧。”

凤婞红似乎在抱怨。

我只是低头作揖,转身离去,安静的姿态似乎我从未出场。

十多日离别之后的再见,我与卓炀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没有眼神上的交流,一切仿佛透着陌生疏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