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字箴言》一字真言有哪几个字 小攻 一字箴言妖孽受

更新时间:2020-08-02 20:02:35

《一字箴言》一字真言有哪几个字 小攻 一字箴言妖孽受 连载中

《一字箴言》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平庸的我们分类:仙侠奇缘主角:君长老,林如赋

《一字箴言》是平庸的我们写的一本仙侠奇缘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一字箴言》精彩章节节选: “够了!”君如故顿时红了耳尖,“苟且!下流!”她狠狠一拂袖恨不得抽这混账两巴掌,在众弟子面前又不好直接骂尊主一顿,只得臊着道:“...展开

《一字箴言》免费试读

“够了!”君如故顿时红了耳尖,“苟且!下流!”她狠狠一拂袖恨不得抽这混账两巴掌,在众弟子面前又不好直接骂尊主一顿,只得臊着道:“我不吃了!”

“哈哈哈哈哈——”林尊主笑的直拍大腿,“逗你玩的!你还当真了!”

“你!亏的你还是一派之主!怎能……”

传闻君长老一日总有那么十二个时辰想弄死林尊主,果然百闻不如一见,奇也妙哉!

“行行行,先吃饭吃饭!这么多人在呢,厨娘是新来的,给你尝尝她的手艺。”林如赋十分好气的拽过了君如故,这几年下来恐怕没第二个人知道怎样快速消磨君如故的怒火了!林尊主几句话下来便让君如故老老实实的坐进了厢间。

“秋雨,去让厨娘炒几个菜,再拿一壶酒来!”

“是!”

君如故冷眼横去,“这没人陪你喝酒!”

林如赋翘起二郎腿,一副地主的豪横模样,“如故这你就不懂了,这酒是个好东西,人高兴时候能喝来助兴,悲伤时能喝来解愁,郁结时能喝来散忧,痛苦时能喝来忘己。你不喝啊,永远都不知道这是个好东西!”

君如故哼了一声,“呵,你慢慢喝。”

不一会慕秋雨便回来了,拿着白玉酒瓶和几只小盅。“尊主,酒来了。”

林如赋拍了拍桌面,“来,满上!”

六个人,十道菜。十个女修借着送菜的名头看足了君如故,非要把她头上有多少根头发数清了才好。

君如故倒是一脸淡定,一口一口不紧不慢的吃着米饭,心道同是女人有什么好看的。

林如赋就在身旁一边咂嘴一边喝着酒,菜没吃几口,一壶酒已经下去大半。

待到君如故一碗米饭吃干净了,林尊主立即将酒盅递给了君如故。“这就是费鑫家里送来的酒,你确定不尝尝吗?”

“不喝。”君长老手指一抵将他手腕挪开,“我从不喝酒。”

“唉~现在你这种男人少的很啊。”林如赋有些脸红,男人这两个字咬的很重。而后将那杯酒悠悠放下,“吃喝嫖赌一样不占,一点不良嗜好都没有,你啊!”林尊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不喝就不喝,看你也没个男人样。”他一仰头,将要把酒灌下去,一只豆蔻玉手伸了进来。那指甲上染的鲜红艳丽,看上去甚是刺眼。软绵绵的声音随之传进,“林尊主,你去哪了?害的奴家好找!”

君如故登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冷眼一扫,林如赋立即假咳几岁声,“九娘,这还有外人呢。”

名为九娘的这名女子正是那日为林如赋换药的那人。她穿着一身乳色的长裙,腰间扎的极紧翘着不盈一握。长发不知是有意无意扫到了君如故的衣袖上。九娘对着君如故微微一笑,红唇微启煞是撩人。“君长老,早听闻君长老怀济世之心,本人更是俊美无双,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放……”费鑫刚要骂出口,被林尊主狠狠瞪了回去。

君如故看都没看她,眼帘微垂盯着面前的一方小天地。

“君长老,奴家生平最敬佩您这种英雄,奴家敬您一杯酒。”九娘芊芊玉指端着白玉酒盅,竟是要直接朝她唇上送。

林如赋一怔,“九娘,如故她从不饮酒。”

“瞧你说的,男人哪有不花天酒地的,君长老您怎么还能为了一小口酒拒绝奴家的拳拳敬仰之心呢?”她朝着君如故走进了一些,竟是无端来了个平地摔,“哎呦!”一声就往君如故怀里倒!

君如故不会去扶她,微微一侧身,手臂却被九娘抓了个正着,白衣上莫名其妙的多了个唇印。

仅一瞬间君长老脸都黑了,她徒然站起,声响之大甚至连坐着的凳子都在地上摩擦出了一段刺声。君如故半低头一脸阴鸷的瞪着方才被染指的白袖,恨不得立即将那截布料撕下来烧个粉碎!

几个隐忍的呼吸后,君如故脸都没抬转身就走。

“君长老是看不起奴家吗?奴家方才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啊君长老……”软的不像话的声音传来,君如故恶心的一塌糊涂,这种刻意装出的软,真教人恶心的紧。

君如故忍无可忍,停下脚步眯起凤眸,“在下看得起看不起,你心中自当有数。”言罢她将外袍脱下,灵力一动撕了个粉碎。“女子当自重,你若是平行不端。”她低头看向林如赋,“不光是尊主,桃源一梦上上下下几千弟子也不能答应。”

“尊主~人家不是故意的,真的是这地滑。”九娘蹭着林如赋的手臂,撒娇似的撅着嘴。

君如故真恨不得把这对奸夫**捅个对穿,好心情一瞬间被冷水浇了个正着,真不知道林如赋什么眼光,弄来这么个女人养在房中!

君如故此时连林如赋都不想看上一眼,恶心的疾步转身便下楼。师尊走了,四个徒弟自然也待不下去了,悻悻然的都跟了下去。

君长老一走,九娘便随手拽了个凳子坐下,这么一随手,拉的自然是君如故的板凳。“君长老真是的,一点都没有人情味,凶巴巴的。”

君如故几乎是脚下生风似的回到了房中,迅速换下衣物烧了个干净。“太放肆了,不知检点!”

拉开房门时四个徒弟齐刷刷的看着她,接触到君如故阴沉的脸色又立即低下头去。

君如故叹了一声,缓声道:“那几个村民如何了?”

慕秋雨道:“师尊,他们都不愿回去带路,说是害怕鬼。”

费鑫不乐意了,“不是他们来求助的吗?怎么还不愿意了?难不成只管自己保命,不管他人死活了?看我去把他们拎出来带路!”

“费鑫!”君如故叫住了他,“罢了,恐惧是人的本能,强求不得。”她瞧了瞧天算了算时辰,反手关上了房门,“到了那找村民问吧,现在便出发。”

梁初卷着手指问道:“师尊,要和尊主说一声吗?”她这些天也多少摸清楚了师尊的脾气,师尊似乎只和林尊主一个人置气,旁人都是不冷不热的,但是也绝对不会因为谁的过失去牵连旁人。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说的就是君如故这种人了吧。

果然,君如故一听到林如赋的名字便嫌弃的冷哼了一声。“不必。”

君如故看着那两个女弟子,竟是踌躇了几秒才开了口。“夜间冷,穿厚点。”

“啊?”两人惊讶的抬头,“师、师尊,我们不冷!”

君如故也不再多言,五人到了山门前,那里早已经有二十余人在那等候,见到几人立即行礼。

“君长老!”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