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长安不良帅》不良帅张小敬 LOLI控 长安不良帅cj

更新时间:2019-08-03 20:00:50

《长安不良帅》不良帅张小敬 LOLI控 长安不良帅cj 已完结

《长安不良帅》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滇邪分类:武侠主角:杨易,大月

新书《长安不良帅》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滇邪,主角杨易,大月,是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又是一番折腾,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也找不到被人掉包的痕迹,这个蛋,就像凭空变出来的,或者说,是之前的彩蛋神不知鬼不觉地一分为二!...展开

《长安不良帅》免费试读

又是一番折腾,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也找不到被人掉包的痕迹,这个蛋,就像凭空变出来的,或者说,是之前的彩蛋神不知鬼不觉地一分为二!

瓢了个瓢的,什么西瓜皮系统,奖励你杨易哥哥一个蛋,又没有说明书,天知道这蛋到底是怎么生蛋的,杨易此刻,果真是为之蛋何!

不多时,门外响起敲门声,嫚儿送来饭食,杨易只好将这些东西重新装进布囊里。

打开房门,嫚儿换了一身黑色劲服,身段玲珑,又添了几分英气。

“请问嫚儿姑娘,你手背上的刺青有何讲究?”

看着嫚儿将饭菜一一放到桌上,杨易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这一句话。

不搞清楚嫚儿的来历,他始终觉得无法安心,李乘风这么无条件地帮助自己,实在反常,虽说他是不良帅袁天罡的师弟,但杨易总觉得不太对劲。

“在大月,我们都是细鳞神的子民,曼陀罗女神养育了细鳞神,便是养育了我们大月,是她在我们心中种下火焰,点亮我们大月子民的双眼,勇敢而坚定地朝彼岸花开前行,大月虽然没了,但我们大月人的心里,永远不会忘记细鳞神的意志,永远不会抹去曼陀罗女神的恩泽,大月的血脉,永远在沸腾,花神终有一日会重归大地!”

嫚儿一边说,一边抚摸手背上的曼陀罗花刺青,神色哀伤,似乎已陷入了无尽的追忆中去。

大月,即大月氏,西域三十六国之一,以细鳞蛇为图腾,国内气候干燥,土地贫乏,国力弱小。

贞观元初,西域三十六国混战,至贞观三年,大月与楼兰交战于阳古关,大月亡国,子民为奴。

同年,取得胜利的楼兰,亦步大月后尘,楼兰亡国。

谁也不知道,沿着孔雀河,水源充足的楼兰国,在取得一场大胜之后,为何一夜之间亡国。

有人说,那一夜,曾见天神下凡,更见神龙与朱雀大战。

楼兰,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至今,谁也不知道。

原来,嫚儿是大月的遗民,手背上的刺青竟是这样的来历,杨易这才知道嫚儿的来历。

这让杨易愈发觉得头大,如果自己所处的是记忆里,那个历史上的大唐还好,诸事可以参考一些自己记得的史料。

但这里,很明显不是历史上的大唐,自己,到底来的是怎样的一个世界,是与历史共存的一个平行时空?还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李靖、魏征这些人的名字明显是一模一样,而且与历史上二人的地位也几乎一样。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杨易现在才觉得自己有多渺小无知,原来自己,一直都只是沧海一栗。

嫚儿出了房间,杨易一边吃饭一边思考,他想的并不是嫚儿怎么会成为李乘风的女婢,而是关于自己所在的到底是怎样的时空,怎样的世界。

另外,就是关于曼陀罗花香。

自从抚安司事发,自己好像总是能遇到曼陀罗花香,镜明台云霄子献仙灯,初遇李乘风,五尺巷遇猫九狸,纸人张,长孙飘絮,曼陀罗花香好像一直围绕着自己。

杨易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查一下关于紫色曼陀罗的资料或者传说,这也许会是解开种种谜团的有力线索。

这般想着,无意识地,就脱口而出:“绚丽的花开,跳跃的火焰,复仇的种子生根发芽,不可预知的死亡,夜的女神洒下最无间的爱。”

“异虫奇兽百草录!”

杨易猛然惊醒,自己在原来那个书呆子杨易所收集的一堆古书中,曾见过曼陀罗花的记载。

可惜,当时只当是闲书,一目十行,囫囵吞枣而读。

看来,得回一趟家。

吃过饭,天色已完全黑了下来。

向嫚儿讨来新鞋换上,用一块布裹住长安刀,抱刀在胸,走出房门,准备先回家里找一找《异虫奇兽百草志》,然后摸进长孙府,刺探杜少丘的下落。

临丝竹居,却在院中遇到了李乘风。

李乘风还是一袭白衣,在院中水池旁负手而立,举头望月。

十六的月,已从十五的盈满转为亏缺,遥挂天际,蜡黄。

“你看,月亮像不像一只眼睛?”

李乘风突兀地转过身来,把杨易吓了一跳,其手里,明晃晃的,原来他还拿了一面铜镜。

杨易总觉得李乘风今日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云里雾里,甚为奇怪,此时又被李乘风没来由地这么一问,更觉莫名其妙。

抬头望了望天际的月亮,笑着回道:“世间哪有这般闪亮而巨大的眼睛,况且,纵有这般巨眼,为何只有一只?杨某不知李先生此问何意。”

“你怎知它只是独眼,你看,那水中不正是另外一只么?”

李乘风手指水池中月亮的倒影,一脸笑意地问杨易。

略微瞥了一眼水中月,杨易不假思索地就回道:“哈哈,李先生此言差矣,杨某虽是一介武夫,但也晓得水中乃是月亮的倒影,况且,水中月与天上月大小不一,怎会是同样的眼睛。”

“你又怎知不是因为它们离你的距离不一样,才让你觉得大小不一呢,我们能看见东西,是因为日月,是因为光,光,真是世间最奇妙的东西,所谓眼见为实,但眼睛,有时也会骗人。”

李乘风悠悠而谈,虽是与杨易对话,但其神态,更像是与自己对话。

听着李乘风的话,杨易顿时也觉得有些恍惚,总觉得李乘风说得好像有些道理。

开口笑问道:“若如先生所说,那天上明月与水中明月本是一对眼睛,那么,到底是何人何物拥有这样一双巨眼,又是何人有此般通天彻地之能,竟能将如此双眼剥离?”

李乘风听到这里,向杨易晃了晃手中铜镜,铜镜反射月光,射进杨易的眼睛。

李乘风这才放下铜镜,抬手指了指天上的明月,笑道:“答案或许远在苍穹之上,你若问我,我只能告诉你,天机不可泄露。”

弄得杨易越发一头雾水,不明所以,不知所云。

但李乘风已又开口:“或许有一天,你会告诉我不一样的答案,你去吧,我还能保抚安司众人最后一日,过了明日,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你的时间已经不多。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杨易见此,也懒得再与李乘风多做纠缠,说又说不过,打又打不过,谁乐意和这么一个牛气轰轰的人总呆在一起。

况且,眼下还有要事,告辞一声,走出丝竹居。

杨易走后,李乘风拿起手中铜镜,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对镜子里的自己说道:“你在看着我,但我也在看着你。”

放下镜子,看了一眼丝竹居,已没有杨易的身影,叹道:“你想回家,我又何尝不是想回家,这天底下的人,又有谁不是在找归家的路。”

完毕,甩袖漫步回屋。

只剩院中水池里的月亮,还在随着天上的明月升高,明亮,下落,变暗。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