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冰戟之粟念》冰粟 免费试读 冰戟之粟念女王受

更新时间:2019-08-08 08:26:04

《冰戟之粟念》冰粟 免费试读 冰戟之粟念女王受 已完结

《冰戟之粟念》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美丁姑娘分类:仙侠奇缘主角:南烛,林易峰

主角叫南烛,林易峰的小说是《冰戟之粟念》,它的作者是美丁姑娘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玉衡叹了叹气“不过就是在玉溪山时,他让我作证你就是玉溪山的邪物,我没有顺他的意罢了,这个人也太记仇了” “这般小人,离得越远越好...展开

《冰戟之粟念》免费试读

玉衡叹了叹气“不过就是在玉溪山时,他让我作证你就是玉溪山的邪物,我没有顺他的意罢了,这个人也太记仇了”

“这般小人,离得越远越好”

二人正说着话,只见走来了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孩童,手里端着两个碟子,随后又端来了馒头还有汤“哥哥姐姐,吃饭了”他说罢便走了出去。

隔得好远罂粟便闻到了汤的味道,是鸡汤,在玉溪山的时候南烛亲手给她炖过,心中不免想到,不知南烛现在怎么样了,若是魅儿及时赶到,他们应该已经离开,林易峰是找不到他们的。

“想什么呢”玉衡见她心思重重问道

“没事,吃饭吧,我给你端来”

罂粟将鸡汤递给了玉衡,玉衡看了看她,不知何缘故,心中竟满是喜悦,他走了那么多地方,见惯了世间的男女夫妻,便是这般扶持彼此的。只是眼前的这个人是他的朋友而已。

临近夜晚,罂粟坐在院中,老伯在那里用芦苇编制竹篮,那小男孩便坐在一旁替他扎绳,罂粟也坐在那里,认真的看着。

罂粟知道大伯看到她肩膀的伤时有些惊讶,却没有说什么,许是见惯了江湖事。

“你多大了”罂粟看着那孩童稚嫩的脸庞,看着有些疲惫,却声音清澈如水般问道。

“九岁了”

大伯见罂粟坐在那里,有些许累,却目光看向天空中的星星,许是有些感怀,便说道“他爹娘在宫中做工,很少回来,只有我们爷孙二人相依为命”

罂粟看老伯虽是伤感,脸上却满是愉悦,想是这孩童给他带来了陪伴,让他年老时有一个人相伴。

罂粟像是明白了他们的房屋为何与别家不同了,别家都是年轻人,而他们爷孙二人想是靠卖些竹篮维持生计。善恶往往都是一瞬间,他们一老一少二人愿意将玉衡救回来,又炖了鸡汤给他们喝,便是对他们给予莫大的恩情。

罂粟看了看那小男孩,从怀中取出了在月流镇给若峰哥哥的孩子挑选礼物时从银匠那里多打得一把金锁递给了他“这是我在湖边捡到的,孩子带的长命锁,我拿着也是无用,送给你”她话语轻柔,不会让人觉得有任何的不舒服。

那孩童看了看老伯,不敢去接,只是道“谢谢姐姐,这是金锁,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罂粟看向老伯“老伯,这金锁与我来说无益,孩子还小,拿着终归会有用处的”

“姑娘万万不能这样说”老伯话还没说完,罂粟便又说道“若是您不收,我们怎好再继续待下去”

老伯叹了叹气,看了看那孩童“快谢谢姐姐”

那孩童终归是孩童,接过后,脸上满是孩子天真的笑容。

夜色越来越暗,直到最后一个竹篮编制好,几人才去休息。整个村子都是那般安静,静的有些可怕。

第二日一早,罂粟起来,推开门的那刹那,看到的却是刀光剑影,门口数十人拿着刀剑站在那里,她目光所及,所有人映入眼中。

“给我拿下”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眼中满是邪恶,亏了那张白净的脸颊。

只见他一声令下,其余的人便一窝蜂向她走来,罂粟说时迟那时快,一个转身踢腿,四人已伴着惨叫摔倒在地,罂粟感到肩膀的伤口像是在撕扯一般的疼痛,他看了看那黑衣男子“不知公子是何人,我可有得罪你”

“哈哈,你没有得罪我,只是我与某人做了交易,要将你带走”

“哦?不知公子所说是何人”

“姑娘见了便知道了”那黑子男子眼眸轻转,剩下那五人便一齐上前,罂粟没有几招便将他们打倒在地。

那黑子男子倒是不慌不忙,满脸笑意“姑娘好功夫”

罂粟看他笑的那般阴险,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突然,觉得整个身子特别软,浑身没有力气,她手不自觉地握住,脚上没有一点力气,便跌倒在地。

她抬头看了看远处走来的那对爷孙,嗓子里的声音显得那般无力“为什么”

只见那孩童想说什么,却被老伯组织了,那孩童便哇哇哭了起来“是他们逼爷爷给你下毒的”

罂粟轻声呵笑,自己本已受伤,伤了真气,终究还是大意被人算计了。可是大伯又何罪之有,他不过是想顾全自己与孙子罢了。

“不怪你们”

那黑子男子看了看地上的那些人“将她带走,还有屋里的那个”

一个男子问道“公子,这对爷孙怎么办”

那黑子男子邪媚一笑“杀了”说的是那般轻描淡写,不带一丝感情,如同撵死一只蝼蚁一般。罂粟看了看他,眼中满是怒气。

有二人走向屋里,去找玉衡,有二人拉起那爷孙便要离开,罂粟努力的想动一动,可却动不了,她看着那爷孙被他们带走,他们那般无辜,这般被人欺压,就如同以前的自己,他们虽害了她,可是他们也救了玉衡,授人恩情,便当偿还,怎可因别人无奈之举而怨恨,而害别人丢了性命。

她运转体内真气,真气逆转,身上的力气瞬间归来,她迅速从腰间取出匕首,直接将那二人当场毙命,转身之间,匕首已刺向那黑衣人,那黑衣人一个闪身躲了过去,此刻罂粟的力量依然在体内乱窜,她与那人打去,那黑衣人的功夫比他的手下强多了,打斗时便听到了玉衡的喊声“小心”

过了几十招,罂粟的真气逆转,一下子跌倒在地,胸膛觉得一阵火热,突然向上涌来一股血腥的气味,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罂粟”玉衡挣脱开那两个人跑了过来扶起她,罂粟看着玉衡,她不知道是不是她眼花了,她看到玉衡眼中竟有泪水,他的手一直在颤抖。

她没有看错,玉衡此刻是那般的恨自己,恨自己不能保护她,以前他一人流浪,从未觉得没有功夫有什么,最多便是被人追着跑,而此刻,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无用之人,看着她受伤,自己却无能为力,开什么天眼,找什么无影山,此刻,他只想能够拥有功力保护她。

那黑衣人愣在了原地,那和尚刚才喊她“罂粟”,他没有听错,就是罂粟。

“带走,那爷孙就放他们一条生路”黑衣人声音洪亮,他手下的人便将他们扶起绑了起来。

罂粟醒来的时候,她微微睁开了双眼,眼前出现的与她心中所想完全不同。

轻纱绿箩帐,竹板软被褥,一股淡淡的的花香缠绕在屋间,桌椅皆是上等澶木,就连桌上的茶具也皆是上品。

她轻轻做起,身上已经有了些力气,肩膀的伤口已被清洗包扎,她不禁提高警惕,可是院中却像是并无其他人,格外的安静,她下了床,穿上鞋子,心中却在想着玉衡,不知他怎么样了,看那黑衣男子虽是生的文气,眼神中却满是凶相,不禁有些更加急迫的想找到玉衡。

推开屋门,罂粟的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她的眼中目光清冷,迟迟的呆在那里,直到那黑衣男子走了过来,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眼睛直直的看着他。

那黑衣男子倒是脚上变得很是柔和,没有一点先前的凶狠,他抬起手中端着的糕点“饿了吧”

罂粟这才注意到他手里端着的是凤梨酥,她没有理会他,只是语气沉沉的问道“我的同伴呢”

那黑衣男子放糕点的手停了停,随后便又道“他在其他院子,你放心,既是你的同伴,我便不会伤他”

罂粟听他说话语气那般柔和,便转过身看了看他“公子若是知江湖道义,便告知于我到底是哪里得罪公子了”

那黑衣男子坐在木桌旁,眉眼间竟满是笑意“本是要抓祸害百姓的人,后来才知抓错了,这不,便来向姑娘赔礼道歉了”

罂粟轻笑“若真如公子所说,便让我与我的同伴离开”

“不急,快来尝尝这凤梨酥,我刚吩咐下人做的”

“谢公子美意,我从小便不喜欢吃甜点”罂粟说时并不看他。

只见那黑衣男子眉眼间露出些疑惑,他站起身,走到她身旁,一双眼睛从始至终没有从她身上离开过“不知姑娘是哪里人”

罂粟走向院中,自然的离他远一些“我自小在月流镇长大,便可说是月流镇的人”

那黑衣男子像是叹了口气,脸上的神色有些失望,他看了看她,道“姑娘好好歇着,我觉得我与姑娘很是有缘,便留你在这多住几日,我晚会再来看你”

罂粟站在院中的时候已然发现,院外防守的人围满了整个院落,这人虽说说的那般不留痕迹,却依然这么多人围着院子,可见,她与玉衡便是他要抓的人。

那黑衣男子走了后,罂粟便回到屋中,屋中除了那花香,还有冒着热气的凤梨酥的香甜的味道,她眼睛紧紧的盯着那盘凤梨酥,呆呆的看了许久,她眼波微动,回过神来,便坐了下来,轻轻的拿起了一块温热的凤梨酥放入口中,一点点的咀嚼,像是细细品味那香甜的味道,却又像是在回忆记忆中的某个味道,她的目光看向远方,思绪不知在哪里,一盘凤梨酥没一会便被她吃完了,她看着空空的盘子,心中苦笑,自己当真是饿了,一盘凤梨酥竟吃的一个不剩。

《冰戟之粟念》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