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你如骄阳绚烂》她与骄阳灿烂 反攻 你如骄阳绚烂直人

更新时间:2019-08-21 12:40:58

《你如骄阳绚烂》她与骄阳灿烂 反攻 你如骄阳绚烂直人 连载中

《你如骄阳绚烂》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栖榛分类:浪漫青春主角:封阳,老江

《你如骄阳绚烂》作者:栖榛,浪漫青春类型小说,主角:封阳,老江,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班长出来一下。”班主任在门口喊了一句。 一个女生在听到之后推了推几乎要在最后一排睡死过去的姑娘。 教室这么吵,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展开

《你如骄阳绚烂》免费试读

“班长出来一下。”班主任在门口喊了一句。

一个女生在听到之后推了推几乎要在最后一排睡死过去的姑娘。

教室这么吵,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睡着的。

“杜蘅,别睡了,老江叫你呢。”

杜蘅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朝门口看了一下,然后起身晃了过去。

“宾果哥。”

在听到姑娘这一声,老江的脸色明显变了一下。

“宾果个屁!和你们这群崽子说过多少次了,让你们别这样叫老子!就是你这个家伙最先带起来的吧,嗯?!”

宾果哥,全名江宾果。说来也是神奇,几十年前取的名儿,这会儿居然能和消消乐撞名,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游戏是他开发的呢。

“好的老江。”杜蘅改了口,“什么事?”

老江叹了口气:“来了个新学生,情况很特殊,这会儿在办公室呢,你待会儿带着他回教室,可别让人欺负他。”

杜蘅扬了扬眉,应了一声。

她实在想不出来是怎样的一个人会让老江这么交代她。

老江一向心大,对于班上的人,几乎是没有管过的。现在那新生能让他这么担心,想必是真的有问题,而且这问题不是一点点。

果然,他们一到办公室,就看到一个人缩在老江的椅子上,环抱着自己的膝盖,努力把自己团成一团。

这是会让人稍稍感到安全的姿势,可杜蘅还是发现这人的身体在微微发抖。

“就是他。”

老江压低了声音,生怕吓到椅子上的人。

“他的事儿我后面再给你讲。你先陪着他,可别出事儿了。等他情绪好点儿了你就带他去教室吧,我还得去开会就先走了。”

杜蘅皱了皱眉,还没来得及开口老江就已经迈着大步子走了。

醉了,虽然知道他的心一向很大,但是在这种时候心别这么大好不好?

她叹了口气,扫了眼老江的办公桌,看到了上面放着的资料。她尽量放轻声音,把资料拿了起来。

封阳,自闭症,住在老城区。

杜蘅又叹了口气,蹲下身子抬头看着在椅子上缩成一团的人。

“封阳?”

声音很轻,却还是吓得他一抖。

她试探性地把手搭在他肩膀上。

好家伙,抖得跟筛糠似的。

“封阳?”

她又叫了他一声。这次,他抬起了头。

杜蘅看得一愣。

少年眼眶微红,眼里蒙了一层雾,眸子失了光彩。

他的五官精致,但那脸上的青紫却是让人心惊。

不知道是被谁打了,左脸隐约有个巴掌印,嘴角也还是破的。

“真是狠啊,对着你这张脸都下得去手。”

杜蘅也就惊了这么一下便恢复如常。

不过在这种地方,被欺负也很正常吧?特别是像他这样的孩子。

她看了封阳一眼。

“你在这儿等我,我去医务室给你拿点东西。”

脸都是肿的,到时候去班上不是更招人看?

班上那些个混子,一天天不搞些事情就不安生,也不知道领导是怎么想的,要把他排到这样的班上来。

杜蘅转身打算走,结果手腕被人拉住了。

她垂眼看过去,蓦地瞪大了眼睛。

拉着她的两只手好看得紧,只是手腕上的疤太刺眼,伤口看起来有些时日了,但依旧血迹斑斑。

都不清理一下吗?

他家里是在虐待人吧?说不是她都不信。

她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把封阳的袖子撸上去,倒吸了口凉气。

难怪这么热的天他还穿着长袖,这是怕被人看见啊。

那完蛋,被她看见了,她是不是装没看见比较好?

她烦躁地薅了把自己的短发。

她一向不是爱管闲事的人。这是别人的家事,她管不着也没能力管。

平时班上的人就说她像个假小子,脸一臭就跟要揍人似的。

事实上她也确实揍过。

封阳虽然和正常孩子不一样,但也不傻,这会儿他看着杜蘅的脸色不对,松开了她的手再一次把自己缩成一团。

“不要……别打……”

“啧,我不打算打你。”杜蘅皱着眉,“你就老实在这儿待着别动。”

说完,转身向外走。

刚走出办公室就听到身后一阵脚步声,然后衣服被人抓住一角。

杜蘅回过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这个站起来比她高了不止一个头的少年畏手畏脚想要藏在她背后的动作,看起来可笑又可怜。

不知怎的,一想到封阳可能遭受过的事情,她心里就一阵难受。

可是,她并不是这么善良的人。

那现在她为什么要带他去医务室?

杜蘅不耐烦地抬手拍了一下栏杆,迈开了步子。

而她身后的人,因为她刚才的那动静被吓得一哆嗦。

……

这座小城的夏天,很热,太阳也是毒的很。

杜蘅下意识地回头看了封阳一眼,发现他有些出汗。

她犹豫了一下,终是什么都没有说,但心里却担心着他那些捂在衣服下面的伤口,会不会因为出汗而发炎。

到了医务室门口,封阳说什么都不肯过去。杜蘅只好让他在门口等她,然后自己进去买了酒精,创可贴和纱布,还借了一个冰袋。

“回办公室我帮你弄。”

这节课是自习,老师们都开会去了,办公室里虽然没人,但空调依旧是开着的。

封阳没有说话,只是又抓着杜蘅的衣角跟在她身后。

杜蘅撇了撇嘴:“你怎么……”

啊……自闭症。

所以才不说话。

她也不再开口,沉默着带着他回办公室。

落了不少墙灰,还有不少脚印的墙壁,即使开到最低温吹出来的风也低不了几度的空调,还有脏得看不清外面的窗子。

明明已经在这个学校待了五年,已经在这样的一个地方生活了十几年,却依旧厌烦这里。

她迟早要离开这个破地方。

她把冰袋放到封阳手里,带着他的手将冰袋贴到他的左脸上。

封阳突然被冰到,皱了下眉,想把冰袋甩出去却被杜蘅一巴掌拍到手背上。

杜蘅力气不小,这一巴掌也是拍的结结实实。

他痛得五官皱到一块儿,张着嘴却没有叫出声。

杜蘅冷冷地看着他:“好丑。”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