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谆谆诱夫》诱夫入怀 喵系萌妻 by陌寻桑 谆谆诱夫章节在线试读

更新时间:2021-01-08 05:12:54

《谆谆诱夫》诱夫入怀 喵系萌妻 by陌寻桑 谆谆诱夫章节在线试读 连载中

《谆谆诱夫》

来源:作者:陌寻桑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苏小寻,苏小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谆谆诱夫》的小说,是作者陌寻桑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苏小寻闭着双眼,听着窗外鸟儿鸣叫之声,风拂花吹树...展开

《谆谆诱夫》免费试读

苏小寻闭着双眼,听着窗外鸟儿鸣叫之声,风拂花吹树之声。突然一双眼猛地睁开,死死地盯着床顶。白色的床帐之上,结了些灰,看上去不复往日洁白,已染上了一层薄尘。

看着帐顶,苏小寻又发了好一阵子呆,眼也不眨一下,直到双眼睁得生疼,终是微微地动了动眼球,侧过头,看着这一个多月来都不曾开启过的门扉。

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将房内撒出一道道格子阴影。

缓缓呼吸数次,苏小寻终于从床上爬了起来。四肢间毫无力气,每动一下,似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肌肉也疼,大概是太久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原故!

从不进食,从不喝水,从躺下就没再下过地的身子,虚弱到只是一个下床的动作,便让苏小寻晕了头脑,扶着床沿缓缓站起,慢慢向门口移去。

苏小寻有一头及腰青丝,因为长时间睡在床上,头发凌乱,倒是因其发质相当好的缘故,没有形成壮观的鸡窝状。

苏小寻一步几颤地走到门边,仅仅五六米的距离竟走得她气喘吁吁。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托在了门上,又站了好久,调匀了呼吸,才缓缓立起身子,一咬牙,手上一用力,似用尽了毕生的力气,方拉开眼前这扇从她一醒来便紧紧合着的木门。

耀眼的阳光打在苏小寻的脸上,炫目的光线刺得她睁不开眼。微微抬手挡住前眼肆无忌惮玩逗她双眼的阳光,只觉得脸上一片温暖,太阳的味道……真好闻!太阳的温度真暖!

苏小寻苍白的脸色在阳光下,更加苍白,近乎透明!

门口本站着个绿衣侍婢,在这炎炎夏日里站着竟也能打盹儿。昏昏欲睡间,突然听有启门声,本是不在意,眼只微微地张开一条缝儿,懒懒一瞄,在望见立于门前之人时,一双眼登时睁得乒乓球一般大。

接着便是一声尖叫,提着裙罢跑了。跑了几步,双脚相绊,扑嗵一声跌倒,跟不痛似的,爬起来再跟见鬼似地跑开。

苏小寻本是自醒来就未进过半点儿食物,偶有丫头进来喂一些水,现在早已饿得头晕眼花,四肢无力,再经这绿衣侍婢一声尖叫的惊吓,再没了支撑力气,咚地一声倒在地上。

一个多月的时间,常人早就饿死,但她就是还活着!大概这就是初穿越者的好处吧!对于这种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穿越,以及绝食一月仍不死人的现象,苏小寻无力去探究!

现在心里只想着,有谁能来救救我!

阳光下的脸异常的惨白,干裂的嘴唇里轻轻地发出一个声音“暖……”丝丝如风中被大雨冲坏的蜘蛛丝,摇曳着,没有一丝力气,飘飘荡荡,没有着点,却又在阳光下闪着特有的细小光芒!

淡淡的给人摇摇欲坠的感觉!好似她的生命将以此为尽头,一旦断掉就再无法接上,但那微弱的呼声,似一声叹息,一声求助,虚弱,却又给人一种并不想死的感觉!

绿衣侍婢跑去不一会儿,又折返回来,后面引来两名男子。一个宽脸大眼,满脸络腮胡子,身材魁梧的男子,另一位则是一副尖嘴细下巴,身子略显精瘦的男子。一前一后,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

见苏小寻倒在地上,已在昏迷过去,络腮胡男子将她从地上抱起,轻轻地,如瓷娃娃一般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走到床边,又当了一百二十个心,如明珠翠玉般轻手轻脚地将她放下,捏了被子盖上。

从碰到苏小寻的那一刻开始,男子的每一个动作无不细致轻巧,生怕一不小心弄得她不舒服。

如呵至宝的动作,由一个粗糙魁梧的男子做出来,有一种说不出的拐扭感,但亦让人觉得温暖。

苏小寻极饿极渴,此时昏迷中,嘴里亦吐出“渴!水!”这两个字来。

精瘦男子听了,忙叫绿衣侍婢去倒了热茶来。

绿衣侍婢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儿,也没能找到一口水,只得请命退下,去厨房里弄水。

络腮胡男子,坐在苏小寻床边,一只手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不肯放,嘟着一张大嘴,已然流出泪来。精瘦男子看不下去,捅了捅他道“哭啥!跟个娘们儿似的。”不说还好,经他这么一说,络腮胡男人竟然真就哇地放声大哭起来,鼻涕眼泪一把流。嘴里含混不清道“小寻终于‘醒’过来了……呜……”这哭相完全不似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魁梧男子当有的。抹眼擦泪揩鼻涕的,倒似一个未曾长大的,受人欺负了的八岁小孩儿。

精瘦男子绉了绉眉,不耐烦道“你不想让小寻看到你这副模样吧!”明明很淡的一句话,似还透露着关心与不舍,奇怪的是络腮胡男人竟然倏地一声闭了嘴,哭声嘎然而止,如突然间断的电的音响一般,顿时清静。眼泪跟鼻涕都一一吸了回去。似这话是咒语,只要不依这话里的意思行事,就会被咒语诅咒,从些厄运缠身一般。

不一会儿绿衣婢女就拿了水上来,喂苏小寻喝上几口,等她渐停了呼唤声,稍安心了些。

房门是关着的,但挤在房门外黑压压的一大片人,甚至将光线都阻挡完了,屋子里漆黑一片。

三人一直在床边守着,到了半夜,终是顶不住睡了下去。

转眼便到了早上,苏小寻张开眼,看到屋子里横七竖八倒着的三人,疑惑地动了动身体。偏头一看,只见两个男子倒在床边,呼呼大睡,绿衣小婢亦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一瞧见这一魁梧的,一瘦削的身形,心里便已认出这两位的身份。大哥,二哥。追风寨的大当家,二当家。

对于这山寨的一切,苏小寻都不了解,但对此时趴在床边的两个人她却是有一定了解的。

个子大的家伙,外表生得魁梧,内心其实还跟个孩子似的。而另外一位尖嘴猴腮的,则不太容易看得明白。不太爱说话,这种人,一般心机都是极深的。但这两人对这个妹妹的关爱,却不是用一句两句话就可以表达的。

苏小寻看到魁梧大汉,能想到的只有四个字“哭天抢地。”

之所以会用这四个字,只因每次他们来探望她时,魁梧男子皆会先大哭一阵,再又哄又骗地劝她进食。在厌恶的同时,苏小寻心中还是感动的。所以此时见到这两个男子趴在床边,她心中半点儿介意也无,反倒在心中生出一种错觉,这是理所当然的吧!因为,是兄妹啊!

潜意思里,苏小寻是接受他们了!

“大哥”,“二哥”是苏小寻在这个异世的“大哥”,“二哥”,并非她的亲哥。她此时身处之所名唤“追风寨”。说是山寨,白了就是土匪窝。而她很光荣的是这土匪窝里的三当家。这具身体,前些日子原因不明,晕倒。然后就造就了她的穿越。

张嘴动了动,只发出一个干涩的声音,嗓子火烧般的疼。浑身毫无力气。轻轻一哼竟也惊醒了趴在她旁边的络腮胡男人。男人张眼一看,只见床上的女子张着一双骨碌碌的大眼望着自己,随兴奋得大叫。昨夜已经问过寨子里的半吊子大夫,说是见三小姐醒来便喂一些粥类的清淡食物。

见苏小寻已醒,嘴里仅急急地呼出粥,粥二字!声音又大又洪亮,立刻惊醒了另外二人。

绿衣婢女立刻去厨房里盛了早就备好的粥。端上来细心地喂了苏小寻一些后,就退到一旁。苏小寻还想再吃,但小婢已退开,“大哥”急忙道:“大夫说了,几口就好,不宜多吃,你已有月余未进食,突然吃太多会把胃撑坏。”苏小寻只能流着口水,眼睁睁地看着食物被拿走。

吃了些东西,苏小寻总算是恢复了些体力,渐渐地也能发出点儿声音,说话能成串了。

但她却什么也没说,只是挥了挥手,打发了所有人出去,自己躺在床上又睡着了。

醒来便又有侍婢喂上一些粥之类的,两三天过去,苏小寻的身子恢复了不少,勉强可以下地走路。

食物也跟着渐渐好起来,不仅是一些清淡小粥,渐加了荤腥在里头。如此过了十来天,苏小寻总算可以下地走路了。她觉得身体恢复得不错,但大哥二哥总是不放心,管她去那里都让小婢侍候着。

前些日子,苏小寻怎么也不啃吃东西的,不管两位兄长如何劝,都不沾半点儿谷粒,现在肯主动吃东西了,两人自是高兴得不得了,整天欢欢喜喜的来,又欢欢喜喜地去,竟让苏小寻有些怀念那段愁云惨淡的日子。

那时多清静啊!

能下地走路了,自是要出门去晒晒这发霉的身体。由绿衣小婢扶着,一路往前。

出了门苏小寻才发现,这里房子的格局并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般是四合的院子,她所居住的地方,是由四间房子并排出来的,门前一边养着一株仙人掌,约有一米来高,上竟开出一些淡黄色小花儿来,煞是好看。

这仙人掌在她房子的右边,而左边侧是一个秋千架,胳膊粗的两条绳子架了一块木板,上面有藤遮阴。再往前面就是一片场子,上面有许多的木桩,由损耗情况来看,定是平常练功所用。掳起袖子,看着有些发黑的手臂,上面还有大大小小不等的伤口。

难道这具身体原来是会武功的?要不怎么会有这么的伤,一般人,体力也不可能恢复得这么快!

这些已成事实,苏小寻不想再计较!管它会武功也好,不会武功也好。她……不想呆在这土匪窝里,虽然这里的大哥,二哥待她都不错,前一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