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绝色总裁的娇辣妻》绝色总裁爱上我 君臣文 绝色总裁的娇辣妻kuso

更新时间:2021-01-09 15:03:03

《绝色总裁的娇辣妻》绝色总裁爱上我 君臣文 绝色总裁的娇辣妻kuso 连载中

《绝色总裁的娇辣妻》

来源:作者:云淡水清分类:现代言情主角:云岫,南庚

完结小说《绝色总裁的娇辣妻》是云淡水清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岫,南庚,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今天是她约好跟落雪喝咖啡的日子,许久未见,挺想念...展开

《绝色总裁的娇辣妻》免费试读

今天是她约好跟落雪喝咖啡的日子,许久未见,挺想念她的,非得好好聚聚。水蓝色的礼服与天空湛蓝的颜色相称,合二为一,走在路上,都要以为仙女下凡了。

天气风和日丽,她的心情也跟着舒畅。一路上路人对她的赞叹及爱慕,也不再令她感到厌恶,反而欣然的接受,大大满足女性潜在的虚荣心。

好些情侣为了看她与女友发生争执,引起骚动,“你不看我,看她做什么!”

“看看而已……”

“不准,你给我转过来,不许看……”

“真是漂亮……”

“有我漂亮吗?”女人一听,极度气愤,立马纠起男友的耳朵,恶狠狠地瞪着他。男人立刻乖乖的求饶,“痛,痛,痛,快放手……”

“那到底是她好看,还是我好看呀,嗯?”

“当然……”为了不被女友虐待,男人只好说出违心之论,“当然你好看,在我心中,自然是你最漂亮!”

“这还差不多。”

男人抹了抹额际的冷汗,心底诅咒不已,臭女人,你要是漂亮,天下就没美女了。

一走进咖啡厅,便看见落雪已朝她招手,“云岫,在这儿。”

“你……你……你穿了裙子,你竟穿了裙子?”落雪一见她不同往日的穿着,着实吓了一跳,双眼睁得如铜铃一般大。

“不好看吗?”浅尝一口蓝咖啡,她笑问好友。“好看,好看极了,你早该这么穿了,这等好身材,就该好好展露下嘛。不过,你不是最恨裙子的吗,怎么会……”她清楚地记得,十三岁那年,不幸发生那件事之后,云岫便只穿黑色长衣长裤,没想到今天她竟穿上了,其中一定有文章。

“落雪,我……走出阴影了。”她道出缘由。

“你的意思是……你不再怕啦?”听到这个原因,不禁替好友感到高兴。“嗯,不会再做噩梦。”

“云岫,恭喜你又恢复成以前那个开朗的你。”落雪兴奋地拉住她的手,倏地,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立即黯了下来,“那你还讨厌有钱人的生活吗?”云岫讨厌过有钱人的生活也是从十三岁那年开始的,因为她认为有钱人会成为别人攻击的对象,潜意识里想逃避,由此便有了“灰姑娘”情结。

“呃,也不是讨厌,就是不喜欢,我只想过平凡女人该有的生活,对当少NaiNai半点兴趣也没,养尊处优了二十几年,并不曾觉得快乐过。而现在只要有份稳定的工作,加上打点家务,觉得很充实,喜欢这种感觉。”

“唉,有钱人不想当少NaiNai,没钱的,就犹如我,只能过苦日子。”落雪想起自己无依无靠,是个孤儿,便长吁短叹。

“你要钱随时跟我拿,或者我的财产全部归你都成。”她可是说真格的。

“免了,我觉得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特别骄傲,特别有安全感。再说,太有钱,我会噎着,消化不良。”落雪咋听之下,连忙摇头,不敢恭维。

“哈哈,你还不是一样。”还说她,要不,凭落雪可人的外表加上温柔的气质,早被人捧去当少NaiNai了。

“嘿嘿。”落雪眨眨心虚的双眼,干笑两声。“对了,你怎么脱离阴影的?”当中肯定有故事,她极欲知道。

“南庚言浚。”云岫不知她在说出他的名字时,心头竟流过几股暖意。“他!?”落雪很好奇,“你是说是他帮你脱离那个阴影的吗?”

“嗯。”云岫从头到尾,把过程全说了一遍。

半响,便听见落雪的欢呼声,“真有他的,居然雇人模仿当年的情形,此举虽有些冒险,却是最直接、最治标的方法。”实在是不得不佩服,看他平时斯斯文文的,居然会想到用这招,也佩服他的果断,知晓云岫的弱点就在于不敢面对,于是用此计,使云岫明白,她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小女孩了,如今的她足以有能力保护自己。

“我很感激他。”虽然极力镇定,但眼角的不自然,还是被落雪看到。“只是感激吗,依我看……”落雪瞅着她,若有所思。

“没有,我没有喜欢他。”怕被看穿的云岫,急于辩解,压根不知自己说漏了嘴。

“哈,我可没说你喜欢他哦,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落雪笑得一脸不怀好意,看来好友是真的对南庚言浚有意思喽。

“我才不会喜欢那个娘娘腔。”云岫立刻摆出高傲的神情,仿若不可侵犯的女神。

落雪摇摇头,握住她的双手,凝望着她,“缘分来的时候挡也挡不住,记住,不要抗拒它,敞开你的心胸,去接受它,否则,要是错过,便再也没机会,世上没有的,就是后悔药。而人生就像一场赌局,不赌永远不会赢,不会有结果,赌了,才有希望。”

“我……”云岫顿觉哑口无言,她该试着去接受、去赌吗?

“相信自己一次。”她给她力量。

“嗯。”

两人心照不宣,继续品尝着咖啡。“你找到工作了吗?”落雪开口问道。

“没有。”

沉吟片刻,落雪开口询问:“云岫啊,我这里有一份翻译工作,你要做吗?”

“当然做。”一听到有工作,云岫的金眸顿时发光发亮。“具体是这样的,‘美书’出版社今年进了不少美文书籍,正好缺个翻译的,不过薪水不是很高,一个月一万八。”她相信留洋的云岫,英文对于她来讲,绝不是问题。

“成交。”她才不在意薪水的问题。

其实以她的能力找个工作很容易的,只是这年头色狼太多,应聘她的全是看上她的美貌,而不是她的能力,所以她宁愿不要,才会拖到现在,连份工作都没有。

“那就恭喜你有工作喽。”落雪一脸俏皮,虽然这份工作是她介绍的,但这不要紧,能帮上好友才是真。

“谢啦!”

“谷落雪,也许我要重新认识你了。”咖啡厅的另一角落里坐着一个器宇轩昂的男人,锐利的眼神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炎,你怎么啦,在看什么?”身旁的女伴见他有异,便随着他的目光望去,心立马一急,因为她看到两个比她年轻、比她貌美的女人坐在那里,尽管她不想承认。

“不要越权。”尹曜炎冷声警告。

“炎,我不敢了,你别生气嘛。”女伴知道他不喜欢女人管的习惯,急急讨好。

“哼。”瞥一眼浓妆艳抹的她,他竟觉得很恶心。真不知,以前是怎么了,吃错药,会找这种女人当他的女伴。

谷落雪轻快地步伐,显示她此刻的心情非常好,就在这时,眼前,忽然多出了一道黑影,抬头一看,“尹曜炎,你……你怎么在这儿?”

“我不能在这儿吗?”唇边扬起一抹似正非正的笑痕。

“可以是可以,但麻烦你让个路行不,不要挡着我。”落雪没好脸色的开口。

“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让开。”他正设下一个“陷阱”,想引小白兔往下跳。

“你想怎样?”她倒想看看,他能耍什么花样。

“做我的女人。”滚热的视线紧盯着她,他直截了当的说出意图,口气霸道且强硬,很显然,不容有她拒绝的份。

他狂妄的语气惹怒了她,“尹曜炎,被鬼附身还是头壳坏掉啦,疯子!”

“没有。”他冷冷开口。

“神经。”咒骂他一声,谷落雪便打算从他身旁绕过,却被他扣住手腕,“你拒绝我?”她是第一个敢拒绝他的女人,胆子真是不小呀。

“是,我拒绝你。”望着他极为冷硬的双眸,她提高音量,肯定地说。“你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他眉头紧皱,冷峻的脸看起来更加骇人,他讨厌得寸进尺的女人。

“尹曜炎,你去死吧,你以为每个女人都想巴着你吗,少自以为是了,别的女人我不说,就我——谷落雪,绝不会做你的女人,还不放开我!”说完,拼命挣扎着,偏偏他扣住她的力道如此之大,她的反抗是徒劳无功。

“给我个理由,我便放开你。”

“要理由是吗,好,我告诉你,你可要听仔细了,因为我——不喜欢你。”谷落雪刻意强调了“不喜欢”这三个字。

不喜欢?尹曜炎神色错杂,松开了对她的钳制。“你讨厌我?”

“没错,你这个自大狂。”扔下这句话,她掉头准备走人,只听见又一声叫唤,“那么,告诉我,你喜欢谁?”

落雪停下脚步,迟疑着,“我……”他怎么这么缠人,非得纠根结底吗,她根本就没喜欢的人,这叫她怎么说呢,就在苦恼之际,一抹身影跃入她的眼底,“我喜欢他——佐和智燮。”

佐和智燮一惊,望着勾住他肩膀的女人,“落雪!”

“这个理由够充分了吧。”落雪抬高下巴,得意洋洋的睨着他。聪明如他,佐和智燮很快的了解是怎么一回事,既然这样,就帮帮小落雪吧。

“小落雪呀,刚才我急着要见你,没有吃东西,现在好饿,我们吃东西去。”佐和智燮用余光瞧了已脸色发青的他一眼,笑道。

“好啊,走!”挽住他的手,两人故作亲密的离开。

可是尹曜炎那看似受伤的黯然神情,也在落雪的脑中,迟迟没有散开。

尹曜炎凝望着她那略显单薄的纤弱身影,看起来是如此的凄凉。忽地,一阵晚风拂过他的脸,吹乱了他的发,他笑了,眼底闪过一丝促狭,谷落雪,你逃不了的。

“落雪,我看得出,那个男人是喜欢你的。”已逃离“危险地带”的谷落雪和佐和智燮这才聊起了天。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